第113章 大妖,吞皇

2021年5月17日 更新

    不考虑红宝女皇恐怖的实力,不得不说,她的背影是如此的完美,绝大多数男人都是喜欢长发的,可女生会把长发留到脚踝这种长度还是极其罕见的事情。
红宝女皇并没有带着他们向祖庭外走去,而是走向祖庭深处,她像是对这里很熟悉,没有在任何一个岔路有所犹豫。
祖庭内的人数并不多,但似乎只要被允许进入这里就不会受到什么制约,就像之前圣莲说的那样,这里自然产生的压力,对于修炼者俩说本身就有足够强的压迫力,不同修为能够在这里的时间也不同。恐怕只有像红宝女皇这种层次以上的强者才能不受到这份血脉压迫力的影响。
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红宝女皇才在一个地方停下了脚步。那是一尊并不完整的雕像,雕像的头部没有了,还少了一条手臂。但整体身躯还在,最为醒目的,就是它背后的六对十二根背刺,每一根都显得狰狞而充满了锋锐气息,更重要的是,它们看上去和红宝女皇先前的背刺几乎一样,只是背刺上的棱角与倒刺会更多一些。
红宝女皇停在这尊雕像前,她的眼神有些复杂,法华和蓝歌在距离她还有一些的地方站定,没有再继续靠近。
“你们过来。”红宝女皇沉声说道。
法华和蓝歌看着那雕像,莫名之间都有一种强烈的压迫感,红宝女皇六根背刺都是十一阶月神级强者了,毫无疑问,这拥有十二根背刺的雕像如果是她的祖先,恐怕就是那传说中的大天神级了。
圣莲已经告诉过他们,在这祖庭之中所有的雕像都蕴含着主人生前的一些能量,无论是精气神或者是其他什么,都绝不是他们这两个小小的八阶修士所能承受的。
所以两人在听到红宝女皇的召唤之后并没有动,而是站在原地,出现了犹豫,犹豫着要不要立刻传送走。他们可不想成为被夺舍的对象。
“你们的身体太弱小了,不会被夺舍的。更何况,它已经没有任何灵魂烙印留下。本座从来不说谎。”红宝女皇淡淡的说道。
法华和蓝歌对视一眼,法华率先走了出去,蓝歌立刻在心中提醒道:“我们可是一体的,别冲动。”
“她没说错,她不会说谎。法典没有感觉到危险。”法华在心中道。
他其实一直在默默的开启着神赐法典,随时感应着红宝女皇带来的变化,随着修为的加深,虽然他还没能开启法典的第八页,但第七页的抽丝剥茧效果却是越来越强,以至于他现在对于危机的感应也变得更加敏锐了。
从今天红宝女皇到来那一刻开始,他就始终都没有感觉到任何危险出现,这也是为什么他都没有主张和蓝歌传送离开的原因。
一个没有恶意的红宝女皇怎么感觉都有些怪异,但法华凭借着抽丝剥茧这一页,冥冥之中一直感觉到,自己的判断是对的,红宝女皇现在对他们就是没有任何杀机存在了。
这种感觉很玄奇,但却从来没有错过。
两人来到红宝女皇身边。红宝女皇突然扭头看向他们。她的侧脸阴影很好看,有立体感,高挺的鼻梁,丰润的红唇,还有那回眸瞬间的粉色眼波,都让法华和蓝歌略微愣了下神。
但也就是这么一瞬间,一层淡淡的红光突然从她身上扩散开来,下一瞬,将他们三个全部笼罩其中,光芒一闪,竟然就投入到那雕像之中消失不见了。
“我就知道!”蓝歌瞬间在心中惊呼的同时,两人就要发动传送。但是,他们却发现,无效!
无效原因不明,不知道是无双珠拒绝了他们的传送,还是说在这诡异的空间之中,他们的无双珠已经失效了。
骇然的情绪才刚刚出现,下一刻,他们已经来到了一个地方。
这是一篇巨大的天穹,穹顶碧绿,一块块巨大的水晶下垂,散发着淡淡的幽光。
这是?生命晶石?
他们曾经在碧天岛下面见到过的,这是,这里的生命晶石体积似乎要大得多。
而就在这穹顶正中,一只看起来身长至少超过千米的庞大吞蚁匍匐在那里,它的身躯是晶莹剔透的红色,如果不是法华和蓝歌见过红宝女皇的本体,甚至会认为那是一座巨大的红宝石雕塑。
红宝女皇就在他们身边,也整抬头看着穹顶上的雕像,喃喃的道:“大妖,吞皇。我的祖先。”
见她没有动手的意思,法华和蓝歌略微放松了几分,而且这里似乎也没有什么对他们限制的力量,甚至连先前的血脉压制都随之消失了,两人下意识的后退几步,拉开了和红宝女皇之间的距离。
“大灾变之前,我们吞族本来就生活在祖庭,而那时的祖庭,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镇守生命之河。在生命之河内,有着法蓝星的生命核心。那是关系到整个星球所有生物生命能量存续的存在。而我们吞族,就是生命之河的守护者,我们生活在生命核心之中,随时剔除着那些驳杂的生命能量,再将最纯粹的生命能量留在那里。吞皇就是生命核心最忠诚的守护者,在整个妖精大陆都是最核心的几位大能之一。”
“大灾变来临之前,吞皇是第一个感应到的,甚至要比你们人类的预言之书感应的还要更早一些。因为,那时候整个生命核心都已经出现了颤抖。否则的话,以当时妖精大陆众位大妖和天精的强大,又怎会轻易相信你们人类的预言。”
“大灾变还是来了。七神珠未能挡住大灾变的降临。而首当其冲,第一个覆灭的,就是我们吞族。因为,生命核心在那剧烈的碰撞之下,破裂了。其中一部分,留在了这里。也就是我们现在生活在妖域中吞族生活的地方。另一部分则是被生命绿海趁机带走,而且破损严重。树海族趁势而为,将那一半的生命核心化为后来的碧天岛。否则的话,你们以为那碧天岛是从何而来?”
当她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中充满了不屑。
“然后你们就开始破坏吗?”法华突然问道。身边的蓝歌碰了他一下,心中暗道:你这个时候刺激她干什么?
红宝女皇却笑了,“破坏?什么是破坏?在这个世界上,生命能量是守恒的。只要法蓝星还在,生命能量的总量就不会减少。只是看是被谁利用而已。唯一的变化,只是因为那些外来者带来的。他们吞噬了一部分。而其余的生命能量也只是守恒而已。所以,无论对于我们还是对于树海族来说,谁掌控的生命能量更多,种族就会变得更强,而无论谁掌控的多,事实上也并不会影响到整个法蓝星的生态平衡。站在树海族的角度,当然说我们在破坏,而站在我们的角度,那树海族的树祖又何尝不是依存于生命核心而存在?没有生命核心,树祖能够茁壮成长到现在这个地步?”
“妖域为什么不敢动生命绿海,就是因为树祖本身就拥有着大天神层次的实力。并且有能力将那边的生命核心送出法蓝星,从而让整个法蓝星生命能量的总量衰减,所以才投鼠忌器。而对于我们来说,吞噬生命能量增强自身有什么错?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够将碧天岛的生命核心全部吞噬,那么,我们吞族自身就是生命核心的一部分,我们到哪里,生命核心就到哪里。”
无疑,这是属于冰河时代以来的秘辛了。法华和蓝歌只是听着。自从魔族袭击了雷城之后,他们对于这个世界的理解就开始出现了变化,经历了蓝域大长老的讲述,经过了生命绿海、吞蚁族、无尽蓝海,再到现在的妖域,他们的眼光一直在开阔。
红宝女皇讲述的立场是相对公平的,从她自己的角度来看,吞蚁族对于碧天岛下面的生命晶石吞噬并没有做错任何事,而他们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是生命能量在法蓝星是守恒的。生命绿海之中的生命能量就算被掠夺走,也是生命能量转移到其他地方。
“那这么说,古时候,妖、精两族能够统治整个法蓝星,也是因为他们掌控了生命核心以及庞大的生命能量了?”法华问道。
红宝女皇道:“至少一部分原因是如此。再有就是进化,妖、精两族的进化是所有物种之中最快的,所以也就变得最强大。实力是一切的根本。直到……”
法华突然意识到她说到了很重要的地方,追问道:“直到什么?”
“直到你们人类出现。”红宝女皇突然转过身来,目光灼灼的看向法华和蓝歌。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