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杀戮之都(上)

2021年5月17日 更新

    第四百四十六章 杀戮之都(上)
唐三丝毫不让的盯视着父亲,“爸爸,答应我。  我已经没有了母亲,不能再没有父亲。  ”
“你……”唐昊看着儿子一时间不禁有些呆了。
“如果您不答应我,我的身体是您给的,那我就陪您一起去死。  ”唐三控制着八蛛矛的锋锐已经贴上了自己的皮肤,就算唐昊再强,想要阻止他自杀也是不可能的。
看着儿子眼中的坚决,唐昊知道,唐三绝不是和自己开玩笑。  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忤逆过自己的意思。  可此时,自己的儿子似乎已经完全脱离了掌控。
唐三容颜变化的英俊了,也更像他母亲了,唐昊眼前变得有些朦胧,似乎站在眼前的不是儿子而是妻子。
“爸爸,如果妈妈还活着,也绝不愿看到您不顾自身。  为了我,也为了妈妈,答应我吧。  ”
深吸口气,唐昊仰天长叹一声,“看来,我真的老了,也真的什么都做不了了。  好吧。  等你长大,我就去你妈妈的坟墓陪伴她。  走吧。  ”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向前方走去。
父亲的妥协令唐三如释重负,脸上流露出真切的笑容,快步向父亲追去。
唐昊带着唐三走上官道之前,先来到了一条小河旁。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吧。  ”
唐三愣了一下,现在的样子?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本身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感觉,只是肌肉似乎不像之前那么突出了,可全身的协调性却变得更好。
走到河边,当唐三看到河中倒影的时候,整个人不禁愣住了。
皮肤比以前白皙了几分,炯炯有神的暗蓝色双眼。  一头漂亮地暗蓝色中长发,英俊的面庞带着几分刚毅的气势,面如刀削,释放着内蕴的神采。
“这,这是我么?”如果说以前的唐三是普通的,那么,现在的他,就绝对是和戴沐白、奥斯卡一个级数的。  虽然风格并不相同。  但现在地他绝不会像以前那样不被人所注意。
“你的眼睛变大了,更像你妈妈。  继承了她的血脉,自然也要继承她一直隐藏在你体内的基因。  ”唐昊有些惆怅的说道。
摸摸自己光滑的脸,“妈妈。  ”唐三的神情变得柔和了几分。  心中暗暗苦笑,不知道小舞他们再见到自己还会不会认得。
仔细朝河内的倒影看去,变化地不只是容貌,此时的他,甚至连气质也发生了转变。  看上去比以前多出了几分儒雅恬淡,正是一翩翩美少年。
“爸,妈妈究竟是什么人?”唐三实在忍不住内心的疑惑,向父亲问道。  母亲究竟是谁?为什么母亲会拥有蓝银皇武魂?
唐昊摇了摇头,“我说过。  当你完成我所有特训之后,我会将这些告诉你。  走吧。  要去你应该去的地方了。  ”
重新上路,唐昊的话再次变少了,唐三从空中地太阳可以判断出。  自己与父亲是一直向北走。  至于去什么地方他不知道。  只是空气渐渐变得冷了起来。
唐昊依旧循着山间野路前进,外界的寒冷对于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
风餐露宿半月后。
前方是一座小镇。  这还是唐三接受唐昊特训之后第一次看到城镇。  心中不禁泛起一丝别样情感。
这座小镇看上去不大,但刚一踏入,唐三却感觉到周围的气氛有些怪怪的。  他也说不出为什么,但总是觉得周围地人身上都有一种特殊的寒意。
唐昊带着唐三来到小镇中一间酒馆走了进去。
酒馆内的空气十分浑浊,唐三注意到,在这里所有的装饰竟然都是黑色的。  外面虽然是白天,可一走进这里。  却就有一种阴冷黑暗的感觉。
此时,酒馆内大约坐了三成左右,虽然这里空气浑浊,但却很少有人说话,所以显得十分安静。
唐昊与唐三父子的到来吸引了不少目光,但大都也只是惊鸿一瞥,就从他们身上掠过而去。
唐昊在角落处找了个位置和儿子坐下。  一名身穿黑衣,脸色淡漠的服务员走了过来。
“要点什么?”
唐昊冷冷地道:“给我来两杯血腥玛丽。  ”
服务员脸色微微一变。  “你确定?”被唐昊冰冷的眼神一扫。  不敢再说什么,扭头去了。
一会儿的工夫。  两杯浑浊的液体被端了上来。  液体呈现为暗红色,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腥味儿,就像鲜血一般刺鼻。
唐三皱了皱眉,唐昊却端起一杯一饮而尽。  抬起头看向儿子,“喝了它。  ”
唐三迟疑了一下,缓缓端起酒杯,“爸,这是什么?”
唐昊瞪了他一眼,重复道:“喝了它。  ”
唐三深吸口气,猛的闭上双眼,一口就将杯中的液体灌入腹内。
液体有些咸,并且带着几分酸涩。  浓烈的血腥味儿瞬间弥漫在唐三地味觉与嗅觉之中。
唐昊看着他,淡然道:“这是一杯人血。  ”
“什么?”唐三地脸色瞬间变得一片苍白,下一刻,他已经忍不住侧头一旁,大吐特吐起来。
剧烈的呕吐打破了酒馆中地平静,也吸引了所有客人的视线。  哄笑声响起。
“这是哪儿来的雏儿?滚回家去吧。  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
“一杯血腥玛丽也消受不起,还想获得进去的资格?”
“哈哈,回家找你妈妈吃奶去吧。  ”
各种龌龊的声音在酒馆中弥漫,那些酒客似乎在压抑中找到了一个宣泄的点,毫不保留的打击着唐三。
将腹中的一切吐净,也没能将那股血腥味儿彻底抹出,唐三险些连胆汁也要吐出来了。
当他勉强抬头看向父亲时,唐昊却抬起手,指向那些正在嘲笑他的人,“杀了他们。  ”
嘲笑声嘎然而止,每个人看向唐昊的目光都变得怪异起来。
唐三也没想到父亲会给自己这样一个要求,心中顿时有些迟疑了。
唐昊沉声道:“你不是说过要替我去完成未完成的事么?那么,就照我的话去做。  ”
深吸口气,压抑着恶心的感觉,唐三缓缓站起身。
唐昊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能够走到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无取死之道的。  包括你、我在内。  杀掉他们,一个不留。  ”
没等唐三动手,距离他最近的一名大汉已经猛的蹿了起来,“老子先杀了你。  ”
一柄牛耳尖刀从刁钻的角度刺出,直取唐三心脏位置,这个人显然很有经验,出刀的位置刚好能够从唐三的肋骨缝隙钻入。
杀戮之气,这是父亲在培养自己的杀戮之气么?唐三动了,他本来也不是一个仁慈的人,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左手闪电般探出,铿的一声已经握住刺来的尖刀,那名出刀的大汉只觉得自己的刀似乎刺入了坚硬的岩石,无法寸进,也无法后退。
唐三右脚上前一步,他的目光已经变冷,嘴里还泛滥着那血腥的味道,一股冰冷的寒意从他瞳孔中释放而出。
砰——,唐三的肩撞在了大汉胸前。  一层白光从唐三体内骤然冒出。  那并不是用来攻击的,而是挡住了那名大汉口中狂喷的鲜血。
那名身材高大的壮汉,身体被直接撞的飞了出去,整个人胸口处完全塌陷,令人牙酸的骨骼破碎声清晰的传遍酒馆内每一个角落。
唐三动了,他的动作简洁而有力。
晶莹的蓝银草四散飞出,疯狂的向周围蔓延开来。
此时,他已经看清楚,在酒馆内除了自己父子和服务员以外,有二十三名客人,被自己撞死一个,还有二十二人。
在那二十二人中,有五个人在飞快的释放魂力,剩余的十七人也毫不犹豫的抽出了自己的武器。  竟然没有一人逃走。
“这是考验,是杀戮之都给我们的考验。  杀了他,我们就能进入杀戮之都。  ”不知道是谁呐喊了一声,所有人的眼睛都变得通红。  状若疯狂的朝着唐三扑来。
二十二人,只有五个是魂师,最强大的一个也只不过是四个魂环而已。
蓝色的气息波动升腾而起,伴随着那瞬间蔓延的蓝银草,五个魂环悄然出现在唐三身上。
黄、紫、紫、黑、黑。  恐怖的五个魂环寂静的出现。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