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铅华洗尽,圆融如意(下)

2021年5月17日 更新

    第四百七十二章 铅华洗尽,圆融如意(下)
唐三微笑道:“姑姑,作为一名高贵的女士,打探别人的隐私可是很失礼的。  这是您教给我的。  ”
唐月华哼了一声,“我是别人么?我是你亲姑姑。  你爸爸不在,我就是你的长辈。  坦白从宽。  ”
唐三无奈的摇摇头,此时此刻,他心中却突然升起一股强烈的思念。
五年了,小舞,你还好么?
看着唐三眼底深处那一份落寞,唐月华没有再问下去,抬手揉揉唐三的头,看着这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侄子,美眸中流露出温柔的宠溺,“傻小子,想什么呢?看不出你还挺感性的。  和你爸爸一样。  ”
唐三注视着唐月华,“姑姑,我可以从您这里毕业了么?”
唐月华愣了一下,有些怅然的道:“你就这么急着离开我么?”虽然相处只有一年,但唐月华是真的喜欢上了自己这个聪明绝顶的嫡亲侄子。  在他们这一代中,最出色最有成就的,无疑是宗主大哥,唐昊和她。  尽管她并不是强大的魂师,可掌握在她手中的力量,却足以令任何人感到恐惧。
可是,唐门直系中,那些并不十分出色的子弟们都开枝散叶,有了后代,甚至再下一代也已出现。  可作为曾经唐门的骄傲,宗主未娶,她未嫁,唐昊又落得那样的结果。
可以说,唐三是他们嫡亲三兄妹唯一的后代。  对于这个侄子,她是当儿子看待的。
唐三对于唐月华也同样很尊敬,在这位看上去优雅美丽的姑姑身上,他真正的得到了母亲般的关怀。  尽管唐月华有些啰嗦,但唐三却发现,自己竟然很喜欢她那种充满关切的啰嗦。  唐月华给予他地,是唐昊和大师都无法给予的那种亲情。
因此。  对于这位姑姑,唐三格外的尊敬,也格外的亲近。  他没有将小舞的事情告诉唐月华,是不希望姑姑为自己担心。
“姑姑,您知道我不是的。  但是,我必须要走。  ”
唐月华轻叹一声,“我明白。  见过你爸爸后,他会让你返回宗门。  认祖归宗。  孩子,你比当年你爸爸更加出色。  虽然姑姑不知道你以前经历过什么。  但姑姑相信,你一定能够超越你爸爸。  记住,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要过于感情用事。  更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你爸爸就是太感性了。  他之所以将你交给我,让你跟我学习,其实最主要的目地,就是锻炼你的心性,让你不要犯和他同样的错误。  从理论上来看。  我应该对你放心的,你已经做的很好。  可是,你身上毕竟流淌着和你爸爸同样的血液。  答应姑姑,一切以自身安全为重,好么?”
唐三默默的点了点头。  看着姑姑眼中慈祥的目光,眼底不禁泛起一丝淡淡地红色。
唐月华微笑道:“好了,回去收拾一下。  我知道你急于去见他。  明天就走吧。  过两天,我也准备回宗门去看看。  好久没有回去了。  再不去看看,估计大哥要骂我了。  我们就在那里见吧。  ”
唐三心中一阵感动,他当然明白,唐月华决定返回昊天宗都是为了自己。  宗门的情况他并不了解,唐月华也并没有对他说过。
但从这些年昊天宗一直隐没,就能看得出自己家族这天下第一宗的日子并不好过。
唐三根本没什么好收拾的,就算是一些日用品,直接放入二十四桥明月夜就可以了。  当天晚上。  唐月华亲自下厨,坐了几个精致的小菜和唐三两人吃了。  在唐三临睡前,唐月华告诉他,明天走地时候不需要向她告辞了。  那一刻,唐三分明看到姑姑眼中闪烁着几分晶莹。
唐三又哪里知道,唐月华曾经爱上过一个人,一个她绝不应该爱上的人。  后来看清了,她的心却已经无法再容纳任何爱情的感觉。  所以才终身未嫁。  她曾经幻想过有一个自己地孩子。  唐昊带来了唐三,就像是完成了她的心愿。  因此唐月华才对唐三视如己出。
一年,时间并不长,但唐月华却感觉自己仿佛又有了新生,从唐三身上,他看到了未来昊天宗的希望。  对于这个侄子,她又怎么会不尽心竭力的帮助呢?
清晨,唐三习惯性的修炼完紫极魔瞳后,就悄悄的离开了月轩,没有惊动任何人。  此时,天才刚蒙蒙亮。
顶楼的窗户开着,唐月华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那逐渐远去地白色身影,嘴角处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小三,我在宗门等你。  ”
出了天斗城,唐三不再压制自己的速度,展开身形,全力飞驰。  唐昊给他那羊皮地图上的一切他早已经记清楚了。  根本不需要再看,也能轻松的找到正确方向。
一转眼,已经是五年时间过去了。  五年前,唐三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答案。  而今天,他终于有了知道答案的权利。  正像父亲所说的那样,他已洗尽铅华。
疾驰入山,所有地坎坷地路在唐三面前如履平地。  八蛛矛带着他的身体闪电般上升,终于回到了曾经修炼地山脉,他又怎还顾得上那份优雅?只想尽快见到自己的父亲,听他讲述那过去的一切。
依旧是那群山环抱,万灵叠翠,面前是泛起涟漪的蓝宝石,还有那连天接地的恢宏瀑布。  尽管曾经在这里生活过两年,但当唐三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那心旷神怡却没有丝毫改变。
山谷中,只有瀑布倾泻的隆隆声,除此之外,一切都显得很静,宁谧的寂静。
目光看向那曾陪伴自己成长的瀑布,唐三目光流转,寻觅着父亲的身影。
“你回来了。  ”低沉的声音仿佛在耳畔响起,唐三猛然回首,那一瞬间,他整个人仿佛像是被凝固了一般,原本带着些激动的目光此时已经完全呆滞。
水潭畔,是那熟悉的身影。  但当唐三再次看到他的时候,内心却在无法抑制的颤抖。  一年以来变化的气质在这一刻似乎破碎了。  他的心,痛的难以呼吸。
唐昊静静的站在水潭旁,但支撑着他身体的,却只有一条腿。  整条左腿齐根断去。  同样消失的,还有他的右臂。  此时此刻,站在那里的,竟然是一名独臂老者。
他那散乱的发,更是以被雪白所渲染。
“爸——”唐三几乎是颤抖着叫出这一声,身形暴闪,下颌颤抖着扑倒唐昊面前。
失去了一臂一腿,唐昊却显得很平静,脸上的表情也不像以前那样严肃、僵硬,居然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令他引以为豪的儿子。
抬起手,摸摸唐三的头,“来了就好,我一直在等你。  ”这样亲切的动作,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可此时唐三的心,却仿佛被针扎一般。
无与伦比的强烈煞气勃然迸发,“是谁,爸,是谁将您伤成了这样……”因为极度的愤怒,唐三的杀神领域被强行启发,刹那间,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得冰冷起来。
唐昊脸上笑容不减,“傻小子,你这是干什么?难道,这一年你姑姑白培养你了么?”
“爸。  ”唐三看着父亲断肢所在,泪水不受控制的奔涌而出,曾经最年轻的封号斗罗竟然变成了眼前如同风烛残年一般的老人,他是自己的父亲啊!
强烈的杀意,仿佛要从胸口般冲出,在这一刻,唐三的眼睛已经在渐渐变得血红。
唐昊脸色一整,目光盯视着唐三,“醒过来。  没有人能够将我变成如此,让我变成如此的,是自己。  一年前,当我回到这里之后,我就斩去了自己的右臂和左腿。  ”
“什么?”唐三再次呆住了,他怎么也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切,居然是父亲自己做的。
唐昊淡然一笑,“很惊讶是么?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以前的事么?跟我来吧。  我带你去个地方。  ”
一边说着,唐昊剩余的左臂挥动,魂力勃发,整个人弹跃而起,虽然只有单腿,但速度依旧惊人,直接朝着瀑布的方向飞腾而去,左手在空中虚按,只是利用魂力一次借力,他就已经来到了对面的瀑布礁石上。
唐三心中有太多太多的疑问,赶忙腾身而起,追随着父亲来到礁石上。
唐昊没有用魂力抵御瀑布水流的冲击,任由自己的身体被淋的湿透。
眼看唐三跟上,他这才再次行动,左手一挥,长达三米,锤头如水缸般的巨大昊天锤骤然释放,冲天而起,空中落下的急流在庞大的魂力作用下反卷而上,而唐昊也紧随着自己的昊天锤腾起。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