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五章 小美很坚强

2021年9月22日 更新

    美公子看看面前的这个家伙,无论怎么说,如果修罗真的能够成为自己的好帮手,那么自己的计划执行起来就要容易得多。
最近这段时间,她的修为也陷入了瓶颈状态,在突破七阶完成质变之后,她的境界开始受到血脉浓度的限制影响,明显没有之前修炼时提升的那么快速了。这还是她有大量天材地宝支持的情况下。
走出小旅店,她径自走向嘉里广场上的奶茶店。
奶茶店此时客人不多,苏琴正在忙碌着。
“妈妈。”美公子看到她,眸光顿时变得柔和起来,带着几分娇憨的叫道。
“回来啦,快进来吧。”苏琴向她招招手。
美公子从侧面走入店铺,随手拿起一杯奶茶就要喝,却被苏琴抢了过去,“少喝点奶茶。。喝得多了对身体不好。”
“嗯嗯。”在母亲面前,美公子显得十分乖巧,哪里还有暗夜杀手的味道。
“小玲呢?休息了?”美公子问道。
“嗯。这几天都不太忙,我就让她休息了。”苏琴微笑着说道。
“那个家伙真的出现了。”美公子轻声说道。
“修罗?”苏琴眼眸中闪过一道光。
“嗯。”美公子点了点头,轻声将之前的情况说了一遍。
苏琴双眼微眯,“你觉得他可以信任吗?”
美公子道:“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一直都是在帮我的,他也希望我能够信任他。”
“我已经向上层去询问这个人的信息了,还没有得到回复。上次镇长说他可以信任?”苏琴道。
“嗯。镇长是这么说的,不然我早就对他动手了。妈妈,最近我的修炼有些停滞,提升速度明显慢下来了。怎么办?”美公子秀眉微蹙。
苏琴柔声道:“这是正常的。修炼进入到七阶之后,无论是什么血脉,都会变慢。更何况你还是双重血脉,慢下来一些是正常的。汪清最近有没有找你?”
“嗯,找过我两次,询问我的进度。上次拍卖会的事情,他似乎有些紧张。祖庭那边,恐怕不会善罢甘休的。尤其是那位新皇。”
苏琴沉声道:“这很可能是我们将要面临的一次巨大危机,但同时,也是机会。你先按照计划进行吧,这次我来帮你看一下这个修罗。看看他是否可以真的信任。”
“好。”美公子点点头。
苏琴伸手将她拉入自己怀中,轻叹一声,道:“你还不到十四岁,可是,却已经背负了太多、太多的东西。但是,孩子,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我们人类生存之地,如果我们不努力挣扎、努力的抗争,就只能作为奴隶。你是整个人类的希望,所以你就只能承受这沉重的担子。妈妈会一直在你身边,一直守护着你。”
“妈妈,我明白的。您不用为我担心,小美很坚强的。”美公子抬起头,看向母亲,笑靥如花。
看着女儿的笑容,苏琴的眼圈却有些红了。
修罗没有返回嘉里学院,而是在半路上变回唐三,直接回了救赎学院。
风狼族,这个对他来说,记忆十分深刻的地方,风狼族的祖屋。不知道当初镇上的那老祭祀是不是在祖屋之中,如果在的话,那就最好了。
可以说,他对于妖怪族所有的负面情绪最初都是从风狼族而来的。
前世作为唐门的创始人,唐门最擅长的除了暗器和众多绝学之外,另一大门类就是毒。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尤其是在嘉里学院商店之中,唐三对众多珍稀灵草进行了感悟,对于它们的特性基本掌握了。
这个世界的植物、毒物和前世自然是不同的,但很多道理却是相通的。想要配制出毒药对他这位用毒大宗师来说,简直是再容易不过。甚至要比铭刻法阵还要容易得多,毕竟,这才是他最拿手的能力。
回到自己房间,仔细研究了一下风狼族祖屋的地图,唐三又出了房间,来到救赎学院小卖铺。
此时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一进门,唐三就看到沐云雨正坐在里面摆弄着什么。
“沐老师。”唐三赶忙笑眯眯的打个招呼。
“呦,这是谁啊?这不是我们大忙人小唐么?真是好久不见了啊!”沐云雨没好气的说道。
确实是,最近这段时间,她就没怎么见过唐三,更别说是他来上课了。虽然是镇长打了招呼,但几位老师对于唐三还都是非常关注的。自从他和武冰纪他们组队之后,武冰纪、读白、程子橙、故里的实力都明显加速提升,现在学院之中,已经超过其他学员一截了。
对此,几位老师都十分的好奇。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老师,还是这个来了不久的小家伙才是老师了。
而救赎学院的外出历练也成了常态,果然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尤其是对于野外生存和实战来说,更是如此。
“沐老师,我来买点东西。”对于沐云雨的态度,唐三丝毫不以为意,笑呵呵的走了进去。
沐云雨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眼神中带着几分疑惑,她发现,唐三身上的气血波动十分平和,感觉上就像是普通人似的。他当然不可能是普通人,能带给自己这样的感觉,那就意味着,自己似乎是有些无法看透他了。
“你现在什么实力了?”沐云雨脱口而出问道。
唐三道:“六阶了。”
沐云雨嘴角抽搐了一下,她还记得,唐三刚来的时候才只有四阶,这才多久时间?竟然就已经六阶了?
“这么快?”
“镇长老师教得好。”唐三笑道。
“那就是我们教的不好了?”沐云雨冷哼一声。
唐三上下打量了她几眼,道:“沐老师,您最近是不是修炼遇到了瓶颈?很难冲击过去?”
沐云雨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的?”
唐三道:“我感觉到您的气血旺盛,但却在心脉处有淤堵的迹象,这似乎是冲击瓶颈未果,受了伤?”
沐云雨眼中惊讶之色更胜,她修炼到七阶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早就已经达到了七阶巅峰。不久之前尝试冲击八阶,失败了。确实是遭受到了反噬,还是在几位老师的帮助下才稳定下伤势,再也不敢操之过急了。
可是,这唐三是怎么看出来的?
唐三道:“我能给您号个脉吗?”
“来吧。”沐云雨本身就是大大咧咧的性格,也不以为意,伸出右手给唐三。
唐三捏住她的腕脉,默默的感受着她体内的气血波动,同时催动自己的玄天功,缓缓进入她的身体,围绕着她的经脉进行了更加细微的探察。
片刻之后,唐三松开手。沐云雨只觉得从唐三手中传来的那股能量在自己身体里游走了一圈之后,暖融融的,说不出的舒服,就连胸口之前的烦闷干也明显减轻了几分。
“谢谢。”沐云雨对他的态度明显柔和了几分。
唐三道:“沐老师,您平时修炼,血脉之力运转时,到了小腹的位置是不是通过总有困难的地方?”
沐云雨点点头,“我小时候受过伤。”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