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六章 下毒

2021年9月22日 更新

    “这就对了。这是导致您气血不畅的原因。之前一直凭借着自身修炼提升,但暗伤始终没好,在关键时刻会导致您气血瘀堵,您不能再继续提升修为了,必须要先解决了这个问题才行。”
“那要怎么办?”沐云雨顿时有些紧张了。
唐三道:“旧伤的经脉需要温养,用火属性的血脉之力温养效果最好,驱除旧伤之中的寒意,温暖经络。等到您体内的气滞血瘀完全化解,就没问题了。我觉得镇长最合适帮您。”
沐云雨松了口气,道:“原来如此,那回头我请镇长帮忙。你小小年纪,怎么懂得这么多?”
唐三笑道:“自然是镇长老师教我的。”
有解释不清楚的事就让老师来扛。。
“沐老师,我想买一些药草。”唐三这才说明了来意。
“嗯,你自己挑选吧。”
唐三走进小卖部,将心中早已想好的几种药草挑选出来,付了钱,告别沐云雨,返回自己的房间之中,开始调制他的药物。
天火精铁用来加热再方便不过,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唐三第一次开始调制起前世唐门的药物。
两天时间转瞬既至。
下午放学之后,美公子就再次来到了嘉里广场,她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对她来说,修罗的计划只是行动的一部分,一旦修罗计划没有成功,她就要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了。
无论是刺杀金刚熊首领,还是这次的风狼族族长,目的都是双重的。一个是因为这些嘉里城的老牌贵族们支持着的都是孔雀妖族的正统,对她未来最重要的继承妖王计划行成阻碍,另一个自然就是这些被袭杀的妖怪族,都是对人类做过恶事的。
美公子的第二种血脉修炼,需要杀气的累积。击杀强者,尤其是越阶击杀,对她的血脉刺激最有好处,有助于修为的提升。
她没有失望,在刚来到小旅店门口的时候,她就在上次的角落中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旅店,来到那熟悉的房间。
修罗跟在她身后走进房间,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来到这里了,算得上是轻车熟路。可惜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约会,如果是约会,那该多好啊!
修罗将地图取出,递给美公子。
“你准备好了?”美公子问道。
修罗点点头,道:“可以了。稍候我们就开始行动,你在祖屋这个位置隐藏。”他摊开地图,在上面点了一下。
“这是前院,在这里能干嘛?”美公子疑惑的道。
修罗道:“不用干嘛,你就等着我的消息就是了。如果我遇到麻烦需要你接应,会通知你的。”
看着美公子有些不信任的眼神,修罗无奈道:“你信我一次,我用行动来证明。”
“好吧。”美公子点了点头。
修罗推开窗户,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他们的祭祀时间是夕阳落下的那一刻,对吧?”同一种族的祭祀时间,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嗯。”
“夕阳开始落下的时候,我们开始行动。”修罗深吸口气,说道。
明亮的天色渐渐变暗,太阳从西方缓缓落下,残阳如血。仿佛也对应着那正在准备开始进行的血祭。
修罗和美公子都有些沉默。他们都知道,自己是无法阻止那场血祭的,否则他们就会暴露。计划也将无法进行。他们能做的,只是替那些同族去复仇。
修罗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当初那一天,那一天,是王延丰老师遮挡住了他的视线,让他没有看到最残忍的一刻。也正是从那一天开始,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个目标出现了。
“走吧。”修罗轻声说道,下一瞬,他已是穿窗而出,身形一个闪烁,就已经凭空消失了。
美公子看着他离去的身影,身上银光闪烁,也随之消失无踪。
风狼族祖屋的范围比上次金刚熊还要更大,毕竟,这里是风狼族的核心地所在。
修罗从侧面攀上了祖屋前院的房顶。后院之中,不时传来一声声有规律的咆哮和狼嚎。毫无疑问,祭祀已经开始了。通过灵犀天眼去观察,在后院方向,隐隐有血光绽放。
修罗身形闪烁,借助豹闪向内行进。因为是祭祀的重要日子,整个风狼族祖屋内可以说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防卫非常严密。
但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些岗哨的风狼妖几乎没有超过五阶以上修为的。高阶的风狼,这个时候应该都在后院,参加祭祀大典。这是每年风狼族最重要的仪式。
风狼族祖屋的地图早就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唐三脑海之中。他利用豹闪和地形,悄无声息的摸到了中院,很快就来到了伙房的位置。
悄然揭开伙房上方的一块瓦片向下看去。伙房内正在忙碌着,没有人类附庸,在这里忙碌着的都是猪妖族的附庸。水蒸气混合着肉香的味道向上蒸腾。
伙房很大,至少同时有五十名猪妖在忙碌着,显然是为了祭祀之后的庆典准备着食物。
灵犀天眼令唐三的视力穿过水蒸气,向伙房内扫去。很快,他的目光就锁定在了西侧一排排的大缸上。从这大缸处逸散出的元素波动就能判断出,那并不是水缸,而是酒缸。
酒缸中除了水元素之外,还有一定程度的火元素存在,这是非常鲜明的特点。
伙房外,有两名四阶风狼妖守卫着。唐三没有从正门进入的意思,而是小心翼翼的多揭开一些瓦片。因为有伙房内正煮着肉的一口口大锅冒起的水蒸气遮挡,此时又已经是傍晚时分,下面的猪妖并没有任何发现。
唐三悄无声息的钻入,悄无声息的落在房梁之上,运转擒龙功,将自己的身体吸附住,通过房梁,靠近西边的酒缸位置。
下面的猪妖一个个都忙碌的满头大汗。对它们来说,如果不能及时准备好食物,或许明天它们就会变成锅中的肉食了,所以丝毫不敢懈怠。
豹闪发动,唐三迅速落下,在一个角落处蜷缩起来,静止不动。
时间就在等待中过去。外面的天色也渐渐的完全暗了下来。
突然,伙房的门被猛然推开。
“庆典开始,上酒肉。”门口,一名狼妖大声呼喝。
“好的、好的。”伙房内为首的猪妖赶忙应和着。
而它们并不知道的是,就在所有猪妖视线都被吸引到门口处的时候,西侧酒缸前,一道身影正在快速的闪烁着。
唐三将早已准备好的一个个药包飞速的倾倒在酒缸之中。酒缸上只有简单的盖子,凭借着豹闪的全力施展。只是几秒的时间,数十个酒缸就已经都被他倾倒了药物。
最后一次豹闪,唐三直接穿出房顶,重新落在伙房的房顶之上。
连续高强度的豹闪,令他略微有些喘息,但目的已经达到了。
小心翼翼的将瓦片还原,都落回原处。唐三匍匐在伙房上方,目光朝着祖屋后院方向扫去。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