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七章 复仇

2021年9月22日 更新

    那边明显有着浓重的气血波动,后院之中,一张张大桌子早已摆好,风狼族的强者们正在那里聚集。
唐三默默的收敛着自己的气息,没有发出半点动静。接下来,依旧还是等待。
猪妖们忙碌的将一盆盆肉食端出,送往后院,然后是一缸缸烈酒。
唐三还在风狼族小镇的时候,就知道这一族最大的嗜好就是喝酒。所以才有了今天的计划。
后院开始明显喧闹起来,作为风狼族一年一度最大的庆典,这一天就是它们重要的节日。
足足上百桌的酒席摆满了宽阔的后院。不远处的祭坛上,整整三十六具尸体不断滴落着鲜血,鲜血流淌、浸润在祭坛表面的纹路之中,散发着浓重的血腥气息。
而这血腥气,却让在场的风狼妖们一个个眼中都散发着嗜血的光彩。。甚至恨不得去上去撕咬那些尸体。
足以容纳三十名身材魁梧狼妖的主桌主位上,身材高大魁梧的风狼王端坐,它有着人形的身体,硕大的狼头。从额头开始,一簇簇青碧色的毛发一直向后面的脊背延伸,显现着其血脉的纯粹。
如果能修炼突破到神级层次,风狼王的青碧色毛发就会多上一层金色,预示着血脉更高的层次。
不过,对于风狼族这样的狼族血脉来说,想要突破神级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族中的大长老是唯一一位,已经在祖庭任职。
“都坐下,看到血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你们能成什么事?”风狼王朝着正在朝向祭坛方向不断发出狼嚎的族人们愤怒的斥责了一句。
风狼族强者们这才偃旗息鼓,纷纷落座。桌案上早已摆上了热腾腾的肉食,也只有肉食。有些风狼族强者已经迫不及待的抓起一块肉就大口、大口的撕咬起来。
风狼王眉头微蹙,对于这样的局面,它内心之中是十分不满意的。风狼族一直以来都是三线种族,只能算是四等血脉,而它自从成为风狼王之后,一直想要将风狼族带领的更加强大,但奈何基础较差,连个闪豹族都没能压制。
“吃吧、喝吧。”风狼王口中发出一声狼啸,抓起面前的酒杯,郁闷的一口干掉。
就在主桌旁边不远的桌案上,是一群相对于那些风狼族强者显得十分冷静的风狼妖。它们大多身形瘦弱一些,手中都有法杖的存在,身上穿的衣袍却要比普通的风狼妖明显华丽的多。这就是风狼族之中的风狼祭祀。
风狼妖主要就以战狼和祭祀两脉为主。其中祭祀的地位要比战狼高。但族长必须是战狼一脉担任,而大长老则是由风狼祭祀来担任。其他各脉狼妖几乎也是如此。
风狼王自然也是战狼出身,但它在战狼之中,是少有的灵智极高的存在,所以才能修炼道现在这九阶巅峰的境界,但它自知,想要突破神级是难上加难,除非是有特殊机遇才有可能。譬如获得黄金狼王的血液,但这又谈何容易。
之前与闪豹族大战被狼族高层申饬一翻,如果不是有嘉里城高层的维护,它这个风狼王的位置都会有些不稳。尽管内心对闪豹一脉充满了愤恨,却也不敢再多做什么。这也是它一直心情不好的原因。
此时,眼看风狼王发动,各桌的狼妖也都立刻开始大快朵颐起来。酒肉的味道带着狼妖们的呼喝声,传遍后院。
能够坐在主桌上的狼妖,都是至少八阶以上的族中强者,其中还有几位已经是九阶层次。
“大哥,咱们什么时候再干闪豹那些混蛋一场?”坐在风狼王身边一头身材极其魁伟的风狼妖喝了一大口酒,向风狼王说道。
风狼王也是灌了一口,“干什么干?族里已经对我们非常不满了。只能是先忍耐一下。”
正在这时,风狼王背后传来一个声音,“明面不行,我们可以暗中做。就像之前它们偷袭我们的村镇一样。它们能污蔑我们猎杀闪豹幼崽,我们为什么不能给它们安上一些罪名?”
风狼王回过头,站在它身后的赫然是一名风狼祭祀。如果唐三能够看到这一幕,一定会认得出这名祭祀是谁。
风狼王眼中凶光闪烁,挥了下手,“你已经让仇恨冲昏了头脑。今天是什么日子?以后再说。”
风狼祭祀眼底闪过一抹怨毒之色,张了张嘴,低声道:“难道那不是你的崽吗?”
风狼王双眸瞬间泛红,猛然站起身,转身就是一脚,将那风狼祭祀踹到在地,“闭上你的嘴,滚开!”
“狼王息怒。大祭之日,怎可如此?”风狼祭祀那一桌,一名年纪最为苍老的祭祀顿了顿手中的法杖,一股无形的威严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甚至与远处祭坛上的血腥气息似乎都有些相合似的。
风狼王这才收敛了几分,重新坐回位置,猛的灌了一大杯酒。
那被它踹倒的风狼祭祀爬起身,抹了抹嘴角的血渍,这才重新走回到自己的一桌默默坐下,却是没有丝毫要动桌上酒肉的意思。
这一点插曲并没有影响风狼妖们的兴致,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几乎是大多数妖怪族的传统。尤其是闻着祭坛的血腥气息,更是他们兴致最为高涨的时刻。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后院却是被一团团风灵石的光芒照耀的纤毫毕现。大块的风灵石被聚集起来,用粗糙的法阵激发出内部的风元素形成青光。令后院都显得有些阴森,但也有着浓郁的、风狼族最喜爱的风元素,蕴含其中。
酒过三巡,很多风狼妖都已经喝得有些醉了,却依旧不舍得放下酒杯。酒对于大多数种族来说都是奢侈品,价格昂贵,并不是随时都能喝到的。每年祭祀大典的酒自然要比平时喝得劣酒强得多,贪杯者自然是不在少数。
渐渐的,有一些桌子上的风狼族强者们已经匍匐在桌案之上,打起了呼噜。
风狼王喝了大量的酒水,在酒精的刺激下,内心的烦闷也随之降低了几分。但晕眩的感觉也随之上冲。
喝酒就是为了追求醉的味道,所以,平日它们喝酒也绝不会去用血脉之力来对抗酒精,否则的话,喝酒还有什么意义呢?
风狼王站起身,正准备呼喊着猪妖再给自己拿点酒过来,突然,它的身体晃了晃,有些天旋地转的感觉传来,令它又重新一屁股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它用力晃了晃硕大的狼头,眼神中闪过一抹疑惑,紧接着是警惕。以它强悍的体质,就算是喝醉了,也不至于到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程度才对啊!
有点不对。它立刻催动体内的血脉之力,想要尝试着排出酒精,同时口中大喝一声,“不对,有问题。”
周围还没有醉倒的狼妖们下意识的朝着它这边看来。相对来说,风狼祭祀那一桌喝酒是比较收敛的,喝的也较少,听到风狼王这一声呼喝,众位祭祀纷纷起身。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