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御之一族

2021年5月17日 更新

    第五百二十二章 御之一族
十万年魂骨的强大效果彰显无疑,瞬间移动这个技能虽然会消耗一定魂力,但作用在魂骨中,唐三的瞬间移动是不需要蓄力时间的。
天涯感受到的压迫力降临在自己身上,鹅考虽然没有天涯那样的速度,但他的反应也同样不慢,原地一个打滚,这个人已经翻了出去。  虽是灰头土脸,但唐三的一锤还是落了空。
尽管没有轰中二人,但鹅考和天涯的脸色却都已是一片惨白。
他们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这名青年身上甚至连一个魂环都没有,却能够施展瞬间转移这样恐怖的技能,还有那锤子上附带的强大魂力波动,更是给他们一种无法抵抗的感觉。
这根本就没法打,大范围攻击技能他们不是没有,但在杀神领域不断增强的作用下,他们心中本就不强的斗志已经被彻底瓦解。
“不乐,撤吧。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鹅考有些凄厉的大喊一声。
可是,现在的不乐就算想要撤走也已经不是那么容易了。
不乐挥出的巨大罩子朝马红俊蒌头盖顶而来。  当初,他就曾经用这罩子挡住了马红俊的凤凰火线,然后将他困住,痛揍一顿。  可现在的马红俊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小胖子了。  这么多年的历练,在鸡冠凤凰葵的帮助下,他的凤凰真正觉醒,那粘稠的凤凰火焰又岂是普通武魂能够阻挡的?
火光骤然一闪,马红俊不闪不避的迎上了不乐那两个罩子。  不乐的武魂名叫天罗双罩,是一种奇形武魂,或许是因为这家伙生性太淫荡了,他这武魂根本就是从某些女性必需品演化而来的。
本身非常坚韧,尤其是在不了的魂力增幅下,用途多样。  在控制系魂师中。  也算得上是一种奇葩了。
可惜,今天他遇到了凤凰火焰已经完全觉醒地马红俊。
粉红色光芒一闪,马红俊的身体已经被两个天罗罩叠加后覆盖其中,不乐顿时大喜,第三魂环光芒大量,天罗罩瞬间收紧。  整个人也以极快的速度向马红俊的方向扑了过去。
死胖子,这下你死定了。  老子也先弄掉你的那玩意儿,让你也感受一下做不成男人的痛苦。
但是。  还没等他接近到马红俊身边,突然,一股剧烈的灼热感从内心深处骤然涌起,紧接着,这股灼热冲喉而出,哇的一声,不乐喷出一口鲜血,前进地脚步也顿时变的迟缓起来。
他骇然看到。  自己那天罗双罩竟然变成了火红色,一道道火焰开始从其中透出,炽热的感觉也不断侵袭着他的身心。
武魂与魂师是一体的,当武魂受到损坏时,魂师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打击。  不乐的武魂又只是这天罗双罩。  不像唐三的蓝银皇无穷无尽。  大惊失色中,他地神志已经从愤怒中清醒了几分,赶忙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天罗双罩收了回来。
呼的一声,一对巨大的凤凰羽翼炫丽张开。  巨大地凤凰翅膀在马红俊背后舒展,虽然他本身胖乎乎的,但这对凤凰羽翼却是说不出的炫丽。  动人的美感和那炽热地火焰令周围所有士兵,以及力之一族的族人们充满了震撼的感觉。
那四名力之一族的族人本来还只当马红俊就是个唐三的跟班而已,马红俊这小胖子生性又比较随和,对身份这东西从来都不在意,也没替自己解释过什么。  此时当他展开自己的凤凰双翼,用出第三魂技凤翼天翔。  力之一族这些人才知道他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但是武魂上的压迫力,已经令他们这些同等级地魂师感到强大的压力。  更不用说胖子对面的不乐了。
不乐收回的天罗双罩已经多处破损,眼看着马红俊展开的凤凰羽翼,他知道今天自己恐怕是讨不了好了。  鹅考的呼唤声就在这时响起,可是,想要撤又哪是那么容易呢?
马红俊嘿嘿一笑,“该我了。  ”背后凤翼天翔巨大翅膀拍动,带着他那圆滚滚的身体骤然飞了起来。  直奔不乐扑去。  随着魂力的提升。  凤翼天翔能够令他支持在空中飞行地时间也已经变得越来越长。  看上去虽然速度不快,但从马红俊身上爆发出来地凤凰火焰却死死的锁定着不乐地身体。  令不乐不得不全神贯注的面对他。
此时不乐如果要逃的话,速度又怎能比得上空中的马红俊,一旦被从后面追上来,那么,他的结果只会更加凄惨。
无奈之下,不乐只能双手握着自己那依旧滚烫的天罗双罩挡在胸前,一脸的悲愤之色。  当然,他那猥琐面庞上流露出的悲愤实在很难令人产生共鸣。
“不乐——”鹅考毫不犹豫的朝着不乐那边扑了过去,天涯也作出了同样的动作。  他们都看得出不乐挡不住这一下。  一旦被马红俊近身,他可以说是必死无疑。
“你们的对手是我。  ”唐三的第三锤由上而下轰击而出,锤身略横,进化后的昊天锤上霸气比以前更加浓郁,在杀神领域的作用下相得益彰,连续三锤是以乱披风锤法的方式挥出,虽然唐三的身体在不断瞬移,但这却并不能影响到他锤力的叠加。
天涯和鹅考的眼睛已经有些红了,“老子跟你拼了。  ”
鹅考身上的第六魂环骤然亮了起来,那同样也是一个万年魂环,天鹅双翼瞬间转化为黑色,整个人一个旋转,黑光涌动之中,一股强势而锋锐的能量波动从双翼上爆发开来。  迎向了唐三的昊天锤。
“天鹅修罗刀。  ”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一名六十级以上的魂帝,就算战胜不了唐三,但在拼命的情况下爆发出的攻击力还是相当可怕的。
而天涯也就趁着这瞬间的工夫蹿了出去,飞身到不乐身前,手中断刃高举,同样是地六个魂环释放出夺目光彩。  他那柄断刃竟然开始了生长,眨眼的工夫变成了一柄四尺长刀,长刀在空中挥舞,数百道刀光在空中汇聚成一边光幕,挡向马红俊地扑击。  正是天涯的第六魂技,断刃百斩。
轰的一声巨响,唐三的身体在巨大的冲击力作用下应声抛飞,整个人在空中后翻三圈。  才超地面落去。
但是鹅考也同样不好受,尽管唐三乱披风锤法只积蓄了三锤的力量。  但唐三本身的魂力就要比他高,还有昊天锤那八百斤的重量。  所以,虽然没有魂技增幅,但唐三这一锤击下攻击力也是相当恐怖。
作为器武魂之首,昊天锤何等威力?鹅考只觉得双臂欲裂,五内如焚,两条小腿都已经陷入了地面之中。
唐三也很意外。  因为他没想到看上去贪生怕死地鹅考和天涯居然能够在瞬间爆发出这么强的力量。  鹅考的天鹅修罗刀攻击力极其强横,虽然他有昊天锤阻挡,但凛冽的刀气还是割伤了他右侧肩膀。  幸亏他反应极快,才没有受到重创。
这一刀无疑是给唐三提了醒,也令他大为自责。  明明实力比对手强,却伤在对手手中,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的轻敌大意。  鹅考在魂帝这个级别的魂师中绝对算不上强的。  可自己还是小看了对方。  导致自己险些被重创。
在唐三和鹅考这边分开的同时,马红俊那边也有了结果。  一团浓重地火焰在半空之中爆发开来,化为无数火红色的光团轰击而出,数百团火焰在半空中仿佛炫丽的烟花,但每一团却都包含着拥有者巨大爆炸力和炽热无比的凤凰火焰。
面对那断刃天涯的第六魂技,胖子也终于施展出了自己地第五魂技,凤凰流星雨。
胖子的这个魂技连唐三都没见过,魂技展开。  半边天空都已经变成了赤红色。  武魂本身的优势会随着魂力提升而变得越来越明显。  作为最强大的兽武魂之一,马红俊地火凤凰不断升华。  虽然这只是一个第五魂技,但也是胖子第一个万年魂技。  对上断刃天涯的第六魂技竟是毫不落于下风。
观战的泰坦向那些士兵大喝一声,“不想死的就跑远点。  ”
士兵们被如此恢宏的场面早已经吓呆了,听到泰坦宛如狮子吼般的声音这才反应过来,一个个哭爹叫娘的疯狂跑开。
就在他们开始逃开的同时,两大魂技也已经碰撞在了一起。
连串地轰鸣在空中爆响,一颗又一颗凤凰流星与天涯的刀光撞击在一起。  两者同时破碎。  再碰撞。  再破碎。
论魂力,自然是身为魂帝的断刃要强一些。  可是。  他的武魂又怎么能与马红俊相比呢?接二连三的剧烈碰撞之中,天涯手中的断刃已经变得极其滚烫,迎面而来的巨大压力令他越来越喘不过气来。  他的断刃百斩已经逐渐回缩,眼看就要压制不住凤凰流星雨了。
马红俊能够越级压制他,除了自身地武魂和魂技原因之外,别忘了,他还拥有一块魂骨,单是这块魂骨附加给他地身体各方面属性提升,就已经足够弥补他与天涯之间并不算太大的魂力差距。  在这种情况下,天涯又怎么可能挡得住他地攻势呢?
不乐的脸色已经变得极其难看,手中天罗双罩一展,分别挡在自己和天涯面前。  马红俊那强横的凤凰流星雨已经不是他现在这样的实力所能插手的,他所能做的,就只是尽可能的帮助自己二人防御一下。
终于,随着一声刺耳的破碎声,天涯口中鲜血狂喷,他的断刃也终究又变回了断刃。  武魂破碎,直接就令他受了重伤。
而此时,马红俊的凤凰流星还至少有五、六十团之多。
鹅考气血翻涌,虽然看到了这边的情况,但想要援救也已经来不及了。  不禁心中大急,忍不住也喷出了一口鲜血。
但是,谁也没想到的是,胖子那最后数十团凤凰流星却并没有落下,而是突然改变了方向。  划出一个弧线,朝着空中飞去。  在半空之中渐渐变淡。
原本自付必死的断刃和不乐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的光芒,另一边的鹅考也已经呆住了。
不过,同样惊讶的还有唐三,他到不是为了胖子临时收手而惊讶,而是因为自己肩膀上地伤。
原本破损的伤口令他感到一阵刺痛,可是,当他扭头向伤口看去时。  却看到一层淡淡的金光在伤口处闪烁着,紧接着,右腿一阵发热,那层金光悄然消失之中,他肩膀上伤势竟然就那么痊愈了。  如果不是肩头的衣服破损,甚至看不出那里曾经受到过创伤。
就在这一瞬间,唐三终于感受到了自己的蓝银皇右腿骨的另外一个技能效果。  记忆不禁回到了当初自己自残右腿时的景象,在自己自杀强行取出蓝银皇右腿骨的时候。  就曾经感受到强烈地麻痒从体内创伤处传遍全身,那似乎是血脉与蓝银皇右腿骨的共同作用。  只不过当时的他一心只想救下小舞,所以并未在意,此时想起来,终于明白了蓝银皇右腿骨的第二技能究竟是什么。
作为蓝银皇血脉的继承人。  拥有了蓝银皇右腿骨之后,对于唐三本身来说,这块十万年魂骨的效果本就应比小舞产生的十万年魂骨效果更强。  直到此刻,唐三才终于明白了它强在什么地方。
马红俊背后的凤凰羽翼依旧伸展着。  此时他已经落在了天涯和不乐身前,胖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真没想到,你们看上去这么猥琐,倒是还有几分兄弟之情。  ”
天涯嘴上地大雪茄早就不见了,用沙哑的声音道:“为什么不杀我们?”
马红俊撇了撇嘴,“你很想死么?我和不乐的事当初就已经解决了。  他打了我,我也烧了他那里。  我对他早就没仇了。  我为什么要杀他?你们在这里打家劫舍的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老子不高兴杀人。  行不行?还不快滚,让开道路让我们过去。  ”
不乐有些呆滞的看着马红俊,显然,他没想到马红俊会说出这样地话,一时间,眼中的仇恨光芒虽然并未减少,但也不像先前那么怨毒了。  看着胖子背后那炫丽的凤凰羽翼,眼中甚至还多了些什么。
鹅考快速走到两人身边。  拉了拉他们的衣服。  不乐和天涯同时会意。  都没有再说什么。  不乐朝着远处地士兵们摆摆手,“让他们过去。  ”
士兵哪敢怠慢。  他们之前敢于那么嚣张,就是因为有不乐他们这三名魂师在这里撑腰,眼看自己的依仗都挡不住,赶忙将路障搬开,让出了通路。
唐三走到马红俊身边,没有再说什么,力之一族的四名族人虽然有些不满,但在泰坦的眼神示意下也回了马车。
马红俊向不乐嘿嘿一笑,道:“以后要找我就来天斗城。  随时奉陪。  ”
不乐和天涯对视一眼,突然向马红俊道:“小胖子,我有几句话要对你说。  ”
马红俊愣了一下,“还有什么好说的。  ”
不乐叹息一声,突然伸手搂住身边天涯的手臂,“其实,我也并不是那么恨你。  你刚烧掉我那宝贝的时候,我简直是痛不欲生。  可后来,当我的伤口好了。  我突然发现,做女人挺好。  ”一边说着,他还故意将头靠上了天涯地肩膀。  一脸妩媚的样子。
当然,像他这么长相猥琐的人,流露出妩媚的感觉,可以想象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尤其是,不乐的眼神还不时的瞄向马红俊下身,自己的屁股扭动了几下。  舌头舔舔嘴唇,似乎有点馋涎欲滴似地。
哇——,胖子终于忍不住了,直接吐了出来,唐三虽然忍耐力强点,但也立刻展开瞬间移动回了马车。
马红俊几乎是落荒而逃,一边跑向马车还一边高喊着,“快,快走,我受不了了。  ”
看着两辆马车飞驰而去,不乐这才松开搂着天涯地手臂,哼了一声,“死胖子,老子打不过你,恶心死你。  哼哼,你还是嫩了点。  ”
天涯嘴角抽搐了一下。  “问题是,你不仅恶心到了他,也同样恶心到了我。  ”
“呃……”
马车一直跑出十来公里,马红俊都没有缓过来,不时趴在车窗上向外狂吐,他发誓,自己这一辈子再也不想见到那三个人。
唐三还好一些,他与泰坦又开始讨论上了暗器以后。  肠胃翻涌的感觉也渐渐消失了。
龙兴城,位于星罗帝国北方,与两大帝国交界处只有不足两百里地距离,是真正的边境城市。
龙兴城本身并不属于星罗帝国皇室直接管辖,而是下属一个王国境内的领地。  因为贸易的缘故,这座不大地城市极为繁华。  过往客商络绎不绝。
王国、公国,这些表面隶属于两大帝国的势力,事实上早已经不受帝国控制。  而且还控制了不少经济重镇,背后又有武魂殿暗中支持。  与帝国分庭抗礼。  虽然冲突出现的并不多。  但随着帝国势力被渐渐架空。  尤其是最近七宝琉璃和蓝电霸王龙两大宗门被毁之后。  王国、公国们的表现也越发嚣张起来。  有的甚至已经开始明目张胆的扩张自己的领地。  虽然幅度并不大,但已经可以说明很多问题。
可出奇的是,两大帝国对于他们地蠢蠢欲动却是置之不理,一切都显得很平静。  甚至没有任何军事调动的迹象。  不知道那些王国和公国们是否自己心虚。  两大帝国极有默契的默不作声反而吓住了他们,一时间到不敢做的太过份。
力之一族的两辆马车在经过城门处简单的盘查后进入龙兴城。  当然,外地客商入城的城门税是必不可少的。  按人头算,最奇葩地是。  连马也算人头。  每人一个金魂币,马车三个金魂币,再加上八匹健马。  足足被收了几十个金魂币之多。
众人虽然都是魂师,但却都不是隶属于武魂殿,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索性就将钱交了。  顺利入城。
“长老,我们怎么安排?”唐三向泰坦问道。  这些天他和泰坦一直在讨论暗器的事,甚至连单属四宗族的聚会都没什么心思多想。
泰坦小心翼翼的将马车内地图纸整理好收到自己的魂导器之中。  “我们直接去御之一族的宗门。  既然是他们主持,自然也就是他们来安排了。  其实,每次聚会也只不过是大家久别重逢,聊聊最近一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情,守望相助。  并没有什么固定地程序。  ”
唐三闻言颔首,轻轻的抚摸着小舞柔软的皮毛,脸上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已经来到龙兴城,他也该开始考虑考虑如何来面对单属性四宗族了。
泰坦也不去打扰他。  自己坐在车厢里闭目养神。  经过这一路上的交流。  如果他以前对唐三只是欣赏的话,那么。  现在却已经多了几分钦佩。
泰坦自问在铸造界自己已经是巅峰级的人物,可是和唐三交流起来却每每因为他的奇思妙想还有那些精巧地暗器设计而赞叹。  从他的角度来看,唐三不只是记忆了暗器图纸,而且对那些暗器极有见解。  当两人遇到分歧的时候,在仔细分析之后,妥协的往往是泰坦,而不是这个年轻人。
有了这段时间的交流,泰坦越发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他明白,昊天宗恐怕又出了一个惊才绝艳的奇才。  甚至还要比当初那被称为大陆最年轻封号斗罗地唐昊更有天赋。
泰坦虽然外表粗犷,但心思却并不缺乏细腻之处,否则他也不能将自己地铸造技艺领悟的那样深刻。  唐三此行跟来地目的他当然能够猜到。  原本他是一点也不看好的,但通过与唐三的交流,他却发现这个年轻人身上有一股特殊的魅力。  就像他是一名控制系魂师一样,往往能够很轻松的控制全局。  根本不像一名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
越磨砺,越锋芒,或许,这与他的经历有关吧。  承受过无数次痛苦和付出无数努力之后,他才有今天,那绝不是仅仅凭借天赋就能达到的。
龙兴城远比天斗城小的多,两辆马车在八匹骏马的牵引下很快就来到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
两辆马车在一座大宅院外停了下来,当唐三走下马车看向这座院落的大门时,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笑容。  这宅院看上去竟然和力之一族地府邸极为相像,只不过门楼上悬挂的匾额是一个御字。
泰坦微笑道:“我们四族的建筑设计都是御之一族弄的。  所以很像。  虽然整体建筑看上去很粗犷。  但实际上内部却隐含了许多适合防御的机关。  御之一族在建筑方面的才能一点也不比我们力之一族在铸造界差。  据说,这座龙兴城的城主府也经过他们改造的。  也正是因为那次工程,他们才能在这里扎下根基。  ”
两辆马车停下地时候,对面大门中已经跑出两名壮汉。  与力之一族的族人相比,他们看上去身材要矮一些,可却给人一种更加厚重的感觉。
一名壮汉赶忙上前恭敬行礼,“您好,尊敬的泰坦族长。  欢迎力之一族莅临我族。  ”
泰坦挥挥手,哈哈一笑,“不用客气。  老犀牛在没在宗门啊?”
负责迎接的两名御之一族壮汉相视苦笑,心中暗道,恐怕也只有你敢叫我们宗主老犀牛这绰号了。
心中虽在腹诽,但表面上可不敢流露出来,其中一人道:“宗主在,正等待各位前辈莅临呢。  看到力之一族的马车。  我们已经有人去回禀了。  ”
话音未落,就听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御之一族的府邸内传来,“好你个老猩猩,我人还没走出宗门呢,就听到你那大嗓门了。  居然敢叫我外号。  哼哼。  ”
泰坦听到这个声音,顿时开怀大笑起来,“不服气啊,有本事我们比比力气。  你赢了我以后我就不叫你老犀牛。  怎么样?”
敞开地大门内,一根身高只比泰坦矮半个头的老者从里面走了出来,此人面如重枣,一头宛如钢针般的短发已是花白之色,脸色红润,一双铜铃大眼炯炯有神,肩膀极宽,穿在外面的长袍虽然很宽大。  但在行动之间还是能看出他那雄壮无比的身材。  如果说泰坦像是巍峨地山岳,那么他就像是宽阔坚实的堡垒。
两个老者一见面,几乎同时张开了双臂,坚实的胸膛重重的撞在一起,发出砰地一声巨响,那响声之大,下了唐三一跳。  可见他们是多么用力了。
泰坦站在唐三身边低声道:“习惯就好。  单属性四宗族中,我们与御之一族的关系最好。  爷爷和牛爷爷是铁哥们。  从小一起长大的。  每次他们见面都这样。  ”
果然。  两位老人在大力碰撞之后已经是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同时大笑起来。  从泰坦手臂上纹起的恐怖肌肉就能看的出,他们这一抱可不是那么简单。
“好你个老猩猩。  力量又有所长进啊!不过,老子虽然没你力气大,但你也别想勒断我这身老骨头。  ”
泰坦没好气的道:“谁不知道你皮厚啊。  泰隆,过来。  给你牛皋爷爷见礼。  ”
泰隆赶忙大步上前,恭敬的向那御之一族地族长行礼,“您好,牛爷爷。  ”
牛皋一把拉住泰坦的手臂,“见什么礼,都是一家人,哪有那么多俗套。  恩,泰坦,你小子很壮啊,有你爷爷当年的风采。  上次聚会还是你爸爸和你爷爷一起来的。  我看,将来你的成就一定会超过你爸爸。  泰诺那小子还是瘦小了点。  ”
一听这话,唐三不禁暗暗抹了把汗,泰诺那样的身材还算是瘦小?有没有天理啊!
泰坦并没有向牛皋介绍唐三,这是唐三自己要求的,他出身于昊天宗的身份很容易带来麻烦,他需要先观察一下情况,再决定自己要如何面对另外三个单属宗族。
泰坦道:“走吧。  还不带我们进去。  难道就让我们在这里喝风啊!”
牛皋嘿嘿一笑,“这不是见到你兴奋地忘了么?走,进去吧。  你最喜欢地烈酒我可给你准备好了,今天晚上咱们兄弟可要不醉不归,你要是不敢,你就是软蛋。  ”
“狗屁,哪次不是你喝的爬回去。  来啊,我还怕你不成。  哦,对了,老犀牛,那两个老家伙来了没有?”
牛皋道:“还没,你是第一个。  每次都是你那么积极。  距离聚会还有两天地时间呢。  ”
泰坦哈哈一笑,道:“不管了,先喝个痛快再说。  最好是在他们来之前把你的酒都喝光。  让他们喝凉水。  ”
唐三一直在冷眼观察,与泰坦、马红俊跟在两位族长身后,四名力之一族弟子以及两名充当车夫的弟子则跟在他们后面。
通过观察,唐三发现,这御之一族族长牛皋与泰坦的关系确实很好。  如果通过这层关系来与之接近的话,应该会容易一些。  只是不知道如何才能打动这位老人。
正像泰坦所说的那样,御之一族的建筑风格与力之一族几乎一样,一进门就有种熟悉的感觉。
泰坦、牛皋这老兄弟俩把臂而行,开朗的笑声几乎就没停下过。  一直来到了大厅之中,这才分宾主落座。  当然,泰坦与牛皋都是坐在上首位的。
泰隆没有坐在客席首位,而是将这个位置让给了唐三,自己与马红俊坐在下首。  他这一行动,顿时引起了牛皋的注意。  能够成为族长的人,绝不只是拥有强横的实力就行。  牛皋的性格与泰坦有些相像,看到泰隆的动作,忍不住向泰坦问道:“老猩猩,你还没给我介绍呢,这漂亮的像个大姑娘似的小伙子是谁啊?哦,还有那个胖子。  这可不像是你们力之一族的风格啊!”
听到牛皋的疑问,泰坦忍不住向唐三看去,心中略微思索了一下,才道:“这两个都是我孙子的好友,一个学院出来的。  这次我带他们出来看看。  ”
“嗯?”一听这话,牛皋眼中的疑问反而更多了。  要知道,单属性四宗族的聚会是十分秘密的事情,怎么能让外人随便参与呢?从泰隆看唐三的眼神中,他清楚的看到了尊重的情绪。  同年龄的年轻人,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牛皋是个肚子里藏不住话的人,没好气的道:“老猩猩,跟兄弟我难道你还要藏着掖着的?这小子到底是谁?你怎么会带他来参加聚会了?”
听牛皋问道这里,唐三知道,如果自己再不站出来,就算将来挑明身份,也必然会受到牛皋轻视。  面对这种性格豪爽的前辈魂师,还是直来直去比较好。
当下,唐三站起身,向牛皋微微行礼,“牛皋前辈,您好。  在下唐三。  ”
牛皋一愣,“你姓唐?”
唐三也不隐瞒,“家父唐昊。  ”
“什么?”一听这话,牛皋再也坐不住了,猛的从自己的位置站了起来,原本带着微笑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扭头向旁边的泰坦看去,“老猩猩,你这是什么意思?昊天宗难道害我们害得还不够惨么?要不是那唐昊,我们何至于沦落于此。  ”
泰坦眉头微皱,“老犀牛,你冷静点。  难道没有当初我主人的事,武魂殿就会放过昊天宗么?我也同样恨昊天宗,将我们这些附属宗门当作弃子。  但这与唐三有什么关系?你也一把年纪了,就不能稳重点么?”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