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 破防,乱披风之威

2021年5月17日 更新

    第五百二十四章 破防,乱披风之威
唐三在瀑布下练习的时候,脚下踩的是光滑的圆石,他的平衡力得到了极强的锻炼,此时第一次在外面施展开来,体内魂力涌动,令他产生出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终于,九九八十一锤的最后一锤挥出,浓郁的白光瞬间放大,那不只是唐三的攻击力,同时还有他自身所释放的杀神领域。  为了能够降服这御之一族,他可以说是不遗余力的。
泰坦大喝道:“老犀牛,用武魂。  ”
牛皋此时也顾不上脸面了,毕竟,和脸面比起来,生命才是更加重要的。  原本就宽厚的身体急速膨胀,皮肤瞬间变成了黑色,极其厚重的角质层骤然而出,身上的第一、第二、第三,三个需要魂力最少,释放速度最快的魂环同时光芒闪烁。  真的令牛皋那雄壮的身体变成了一座保垒。
轰——
充分蓄力后的乱披风锤法绝对是可怕的。  尽管没有昊天锤辅助,这叠加了唐三八十一次轰击魂力的最后一锤,在瞬间爆发出的攻击力还是令人咋舌。
那一拳爆发的力量宛如龙吟虎啸一般霸道,那曾经令两百米瀑布逆流的恐怖力量再次展现,恢宏的魂力骤然吞噬了那雄壮的身体。  强横的爆发力瞬间炸响。
巨响中,牛皋那庞大的身体宛如炮弹一般飞了出去,受到杀神领域的影响,唐三的攻击力再提升几分,而牛皋的防御则降低几分,此消彼长之下,攻击效果更加恐怖。
那如同山岳一般的身体瞬间飞撞,笔直的轰击在了大厅的墙壁上,出现一个人形缺口。
不得不说。  御之一族的建筑相当结实,整个大厅虽然一阵剧烈地晃动,可终于还算没有崩溃。
唐三旋转的身体已经停了下来,胸前不断的起伏着,没有昊天锤的辅助,他这乱披风锤法的威力要减弱了很多。  而且也大大的增加了自身的消耗。  全部八十一锤竟然令他的魂力急跌近五成之多。
泰坦大步走到唐三背后,一只手搭上他地肩膀,将魂力向他体内输入。  浑厚的魂力虽然不能为他补充。  但却可以帮他理顺气息。
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响起,先前牛皋只顾着和泰坦亲热的聊天,甚至都忘记让下人上茶了。  但这边出现了如此巨大的动静,整个御之一族都被惊动了。
呼啦啦,外面涌入至少有二十多人,一个个都是那么雄壮。  为首一人相貌与那牛皋有八分相像,只是要年轻许多。  一进大厅他就看到了泰坦。
“原来是泰伯伯来了。  咦,您来了。  我爸怎么没在?刚才那响声是?”壮汉一边恭敬的想泰坦行礼,一边有些疑惑的问道。
泰坦看看唐三,脸色变的极为古怪,来人家这里做客,却把主人从墙里轰了出去。  他当然不会为牛皋地身体担忧。  如果唐三使用了昊天锤。  或许还能真的伤到他。  但赤手空拳的话,就算是八十一击乱披风锤法,也不可能对释放了武魂的牛皋造成真正伤害。
泰隆在唐三耳边低声道:“他叫牛奔,是牛皋爷爷的长子。  和我爸也是好朋友。  他地天赋要比我爸爸强上不少。  魂力修为应该和少主差不多。  ”
没等泰坦回答。  主人就回来了。  破洞处,牛皋灰头土脸的钻了进来。  身上衣服已是多处破损,武魂收敛了,但那一身灰尘和他那怪异的表情却令人捧腹。
牛奔和一众御之一族的族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老牛皋,一个个都愣住了。  牛奔甚至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泰坦伯伯,这就是您的不对了。  您怎么才一来就欺负我爸啊!”牛奔强忍着笑意,向泰坦说道。  因为他和泰诺之间的关系。  再加上泰坦是看着他从小长大的,一直十分亲近。  所以他也没有太多顾忌。
泰坦哈哈一笑,道:“谁让你爸爸非要较劲呢?这不是被我收拾了么?没事,没事,我们两个老家伙随便切磋一下而已。  你没看到你伯伯我吃亏的时候呢。  你可不能偏向你爸啊!”
牛皋瞪了泰坦一眼,很显然泰坦是在帮自己掩饰,恼羞成怒之下,这一腔怒火顿时发泄在了儿子身上。  “混蛋。  谁让你们进来的?没看到我和泰坦族长在叙旧么?滚,都给我滚出去。  ”
牛奔也是五十多岁地人了。  被牛皋骂的却一点脾气也没有。  在御之一族,牛皋就是绝对的权威。  这也是为什么牛奔看到父亲吃瘪后想笑的原因了。
“好,好,爸您别生气。  我这就滚。  你们老哥俩继续叙——旧——吧。  我去给你们准备酒菜。  ”说完,牛奔赶忙挥挥手,带着一种御之一族的人退了出去。
泰坦赞叹道:“牛奔这小子比我们家泰诺强多了。  越来越会办事了。  还没继承你这臭脾气,不错,不错。  ”
“不错个屁。  ”牛皋此时是一脸的不甘。  气冲冲的走了过来,拍打了拍打身上的尘土,虽然不愿,但却不得不面对唐三。
“小子,你赢了。  刚才我用了武魂,第三拳也不用打你了。  老夫说话算数。  从今以后,我们御之一族与你父亲还有你之间,再没有任何仇恨。  ”
看着牛皋咬牙切齿地样子,唐三不禁莞尔,他当然听得出牛皋话语中并没有与昊天宗释怀地意思。  但他也不在意。  昊天宗虽然是他的宗门,但对于这些附属宗族确实亏欠太多。  那并不是一时半会儿,一场比试就能够化解地。  只能慢慢来。
“是前辈大意了,才让晚辈取巧。  要是正常战斗,对手哪有给晚辈蓄力这么久的可能。  ”
牛皋哼了哼,“行了,输了就是输了。  难道老夫还是不认输的人么?你这次就留下好了。  ”
泰坦嘿嘿笑道:“我看你这样子,就像是不认输。  这就完了?你在最强的防御上都输给了人家年轻人。  也不表示表示?”
牛皋怒道:“表示什么?难道还让我带着御之一族向他臣服不成?”
泰坦笑道:“那到不用。  不过,最近我和少主准备成立一个叫唐门的宗门。  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既然你和主人、少主之间的矛盾已经化解了。  应该没有什么障碍了吧。  ”
牛皋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少来这套。  就知道你带这小子来没安好心。  老猩猩,我看你是老糊涂了吧。  难道你还没上够昊天宗地当?还打算让我们再经历一次浩劫不成?”
泰坦无奈的摇摇头,“算了,一时半会儿也和你说不清楚。  我说,牛皋啊牛皋,你也太怠慢我这个大哥了吧。  是不是先弄点茶水来喝喝。  还有,你这样子让族人看到了像什么?快换衣服去。  ”
牛皋有些不满的瞪了泰坦一眼。  “还不是你招惹来的。  我去换衣服。  ”说完,这才大步而去。
看着牛皋的背影,泰坦向唐三道:“少主,你真是另我吃惊啊!真亏你想得出来,在老犀牛最擅长的地方打击了他。  难怪你非要跟我来,看来,你早已想好了对策。  只是老犀牛性格倔强,不会这么容易就妥协的。  ”
唐三轻叹一声。  道:“其实,我并没想要让牛皋前辈妥协什么。  只是希望能够试着化解当初的仇恨。  毕竟曾是一家人,单属四宗族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昊天宗封闭造成地。  我只是希望为四族做点事。  您就不用强求牛皋前辈加入咱们唐门了。  只要他们不再记恨我父亲,我就知足了。  ”
正所谓父债子还,现在的唐三。  正是开始为父亲还债了。  他只是希望未来他能够代替父亲化解曾经的仇恨,将真正的仇敌毁灭。
两人刚说了这么简单的一句话,牛皋突然从外面走了回来,站在门口向唐三道:“小子。  你魂力到底多少级?”
看着一脸郁闷性格爽朗的老人,唐三恭声回答道:“晚辈魂力六十六级。  控制系战魂帝。  ”
牛皋愣了一下,“控制系?昊天锤什么时候变成控制系武魂了?”
泰坦笑骂道:“赶快去换衣服吧。  回来再说,这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  ”
牛皋有些疑惑的看了泰坦一眼,这才转身再次离去,一边走,嘴里还嘟囔着,“六十六级。  二十一岁六十六级。  这还是人么?”
牛皋刚走不久,已经有下人送上香茗,显然是他第一次出去就吩咐了地。  也有书名御之一族的族人从外面开始修补大厅墙壁上那个被牛皋撞出的破洞。
泰坦喝了口茶,向唐三道:“少主,你应该也看得出,我和牛皋关系极好。  我们有着过命的交情。  坦白说,我希望牛皋带领御之一族加入唐门,并不只是为了少主您。  更多的是我自己地私心。  我年纪大了。  真的很希望能够和这多年的好兄弟生活在一起。  大家相互有个照应。  也有个伴。  我会尽量去说服他的。  牛皋虽然憨直,但他绝对不傻。  我想。  他会想明白地。  如果他愿意带领御之一族加入唐门,还请少主给老夫个面子。  ”
唐三微笑道:“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正是求之不得啊!御之一族的建筑学加上您的铸造术,我们唐门岂不是要变成铜墙铁壁了么?”
牛皋离去的时间不长,一会儿的工夫换了身干净衣服的他就已经回转过来。  一进门,第一句话还是对唐三说的,“小子,你真地六十六级?”
唐三点了点头。
牛皋走到泰坦身边坐了下来,眼中流露着若有所思的光芒。  泰坦也不打扰他,就让他自己去思索。
二十一岁,六十六级,防御力之强,绝不在同级别御之一族族人之下。  而昊天宗的子弟,又什么时候缺乏过攻击力呢?牛皋首先想到的,就是唐三未来的前途。  毋庸置疑,不出二十年,唐三必定成为一名绝顶高手。  而且还是极其强悍的那种。
哪怕都是封号斗罗,实力也是有不小差距的。  像唐昊巅峰状态时那种实力。  同时面对三名普通的封号斗罗绝无问题。  只是他一个人就令武魂殿鸡飞狗跳。  牛皋明白,如果得罪这么一个有潜力地魂师,对于御之一族地未来绝对不会有好处。
御之一族在建筑上确实有独到之处,大厅墙壁上的破洞在这么短地时间内已经被重新封好了。
泰坦道:“老犀牛,我知道你在琢磨什么。  你也别多想了。  我来给你坚定下信心好了。  你让仆人都退下去。  ”
牛皋虽然不知道泰坦要做什么但还是依言照做了。
泰坦也向自己的族人挥了挥手,除了泰隆和马红俊以外,让其他人都先到客厅外候着。
牛皋有些不解的看着泰坦,“老猩猩。  你弄的这么神神秘秘的做什么?”
泰坦淡然一笑,道:“我只是不希望你以后来埋怨我。  也是让你知道,当哥哥地绝不是轻易下决定的人。  少主,您就让他看看您的武魂吧。  ”
唐三和泰坦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流露出了一丝默契的神色。  站起身,唐三眼中光芒一闪,左手抬起,黑光涌动之中。  昊天锤已经出现在他掌握之中。
牛皋疑惑的看着唐三,向泰坦道:“老猩猩,难道我还没见过昊天锤么?咦,小子,你怎么没魂环?”
唐三微微一笑。  “晚辈的昊天锤确实是没有魂环的。  ”
泰坦道:“别着急,慢慢看。  ”
唐三左手一翻,昊天锤已经收回,紧接着。  一层蓝色光彩涌动之中,他抬起了自己的右手,蓝金色地蓝银皇从他身体周围在蓝光的凝聚下四散而出,生机勃勃的气息顿时充满了整个客厅。
在蓝银皇释放出的一瞬间,牛皋已经猛然站起,因为他看到了唐三身上亮起的那六个炫丽魂环。
没有白色,最低地是黄色,黄、紫、黑。  这三个颜色对于牛皋来说都很熟悉,身为魂斗罗的他,自然也拥有着这样三个颜色的魂环。  可是,当他看到最后那一抹妖异的殷红时,整个人地大脑都已经陷入了一片空白。
“不用意外,少主身上最不缺少的就是奇迹。  看到了么?当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不比你现在的表情好多少。  ”泰坦感叹着说道。
唐三对泰坦并没有隐瞒过什么,这位全心全意支持他的老人。  在路上就已经看过唐三这恐怖的十万年魂环。  当时他的表情几乎和现在的牛皋一模一样。  唐三没有解释。  只是在看着自己十万年魂环地时候充满了悲伤。  泰坦也没有多问。  他明白,这是唐三对他的信任。  也是给予他的信心。
用力的吞咽了一口唾液,牛皋喃喃的道:“十万年,这真的是十万年魂环……,难怪,难怪你的防御力这么强。  只是,你这个级别,怎么可能吸收的了十万年魂环?”
每当看到身上那红色地魂环时,唐三就会不可自制地想起小舞献祭时那一幕,神色顿时黯然下来,从如意百宝囊中小心的抱出小舞,“对不起,前辈。  我不想回答您这个问题。  如果有地选择,我宁可不要这个魂环。  ”一边说着,他缓缓收回了自己的武魂。
泰坦向牛皋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再问下去了。  牛皋深吸口气,突然,他脸色大变,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声音略微有些颤抖的道:“等等,你,你有两个武魂?”
一旁的马红俊早就坐的有些不耐烦了,“我三哥本来就是双生武魂啊!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
牛皋瞪大了眼睛,“小胖子,你说的真轻松。  你见过几个双生武魂?”
“呃……,这个……”马红俊顿时回答不出。
牛皋粗重的喘息了几声,半晌才再次看向泰坦,“老哥,你这次带他来,是逼我赌博啊!”
泰坦叹息一声,道:“我不逼你。  如何决定是你自己的事。  我只是希望,我们兄弟在剩余的岁月里能够在一起,就像以前那样。  每天都能角力,能一起喝酒。  你应该知道。  我不是个草率的人。  我如此决定了,自然有这样决定的原因。  ”
牛皋沉声道:“可是,你应该也知道了。  七宝琉璃宗与蓝电霸王龙家族两大宗门陨灭。  不用问也知道是谁干的。  不久的将来,恐怕我们魂师界都要重新洗牌。  我不得不为族人考虑。  我在这里,最坏地选择就是依附于武魂殿。  我必须要考虑到整个家族的延续。  ”
泰坦道:“我们的宗门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魂师宗门。  简单的说,我们更像是一个商人。  只不过是拥有强大武力的商人而已。  ”
牛皋愣了一下,“商人?我不明白。  ”
唐三微笑道:“总要有收入才能养活宗门门人。  我们唐门的第一个客户是七宝琉璃宗。  也是长期客户。  我想,下一个客户将是天斗帝国皇室。  除了武魂殿。  我们谁的生意都可以做。  ”
正在这时,牛奔从门外走了进来,为了怕被父亲责怪,走到门口地时候还特意在门上敲了敲,“爸,泰坦伯伯,饭菜准备好了,你们要不要边吃边聊?”
牛皋点点头。  向泰坦道:“走吧,我们一边吃一边说。  ”
一听说有饭吃,马红俊顿时兴奋起来,他早就饿了,忍不住向牛奔问道:“有没有肉?要大块大块的那种。  ”
牛奔哈哈一笑。  “小胖子,我们御之一族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肉。  我们武魂虽然是板甲巨犀,可却都是肉食者。  管够。  ”
上了饭桌。  唐三立刻就明白牛奔所说的肉食者是什么意思了。  整个一张直径三米的大桌子上,堆满了各种肉食。  就没看到什么蔬菜。
酒更是直接摆上来三坛,十斤装那种。  里面还都是烈酒。  大口喝酒,大块吃肉,恐怕这就是豪爽性格者的特点吧。
唐三一向认为自己的饭量不小,可是,上了这桌子他才知道什么叫小巫见大巫了。  别说牛奔、泰隆他们,两位族长的饭量也是极其惊人。  大块大块的肉像是不需要咀嚼似地吞咽下去。  他们喝酒的碗估计一次就能装个一斤以上。  而且唐三就没看到一碗酒他们需要第二口的。
“小子。  来,喝酒啊!”牛皋向唐三端起了酒碗。
唐三顿时一脸的苦笑,“前辈,还是你们喝吧。  我要是这一大碗烈酒下去,恐怕就不能在桌子上坐着了。  ”
牛皋皱了皱眉,“年轻人怎么能不会喝酒呢?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那可是海量。  ”
唐三笑道:“您现在也是海量。  既然前辈相邀,那我就陪您一碗。  ”说着。  他端起面前基本上没怎么动过地酒碗一饮而尽。  在喝下去的时候。  他是用玄天功护住喉咙,迅速让那酒液流入腹中的。  根本就没喝出什么味道。
牛皋也大口的喝了下去,哈哈一笑,“对嘛,这才是年轻人应有地豪气。  ”
唐三还从未这么喝过酒,也很少喝酒。  此时只觉得腹中一阵火热,烫的他俊脸通红,已是说不出话来。
正在唐三暗暗后悔,不该这么冲动的时候,突然,体内玄天功略微一动,一股冰冷的感觉融入炽热之中,体内血液的流动速度仿佛加快了,那灼热的感觉很快就变成暖流融入全身,不但痛苦消失了,反而有种血脉畅通的爽快感觉。
因为以前就算喝酒也只是低度数的麦酒而已,这高度酒倒是第一次喝。  也第一次感受到高度酒带来地感觉。
其实,酒量与身体情况有很大关系,唐三的身体状况可以说是好的不能再好了,他那经过无数次锤炼的身体,对于烈酒的吸收能力极强。  尤其是八角玄冰草与烈火杏娇疏这两大仙品药草对经脉的洗礼,虽然不能说是百毒不侵,但吸收点烈酒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酒精能促进人体的血液循环,少量饮酒对身体本就有利,唐三身体地承受能力令他完全可以吸收这些烈酒。
牛皋看唐三一碗酒喝下去,脸已经涨地通红,立刻明白这年轻人肯定是没怎么喝过酒的人。  他能这么痛快地喝下一大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已是很给自己面子。  心中对唐三不禁多了几分好感。
长出口气,唐三缓过气来。  向牛皋道:“前辈,晚辈实在是酒量低微,恐怕就只能陪您这一碗了。  ”
牛皋哈哈一笑,道:“好,老夫也不逼你,总算让我在酒桌上找回了面子。  你这小家伙还真是强啊,自从在这龙兴城定居,我还是第一次吃瘪呢。  ”
唐三知道他对自己之前赢了他还是有些芥蒂的。  微笑道:“其实那只是晚辈取巧而已。  真论防御力,晚辈又怎么能和前辈相比?”
一旁的牛奔听地有些不对味儿了,想问却被泰坦用眼神止住了。
牛皋道:“输了就是输了,你也不用给我这老家伙脸上贴金,看来,我真的是老了。  ”
唐三道:“晚辈并不是谦虚,事实上,晚辈是占了很大便宜的。  看上去。  晚辈提出不使用魂技是对自己不利。  可实际上,是对前辈不利的。  晚辈的武魂就算用上魂技,对自身的防御力增幅也远远不可能与前辈的武魂相比。  而且乱披风锤法也只有在那种足够蓄力情况下才能发挥出威力。  晚辈是以己之长,攻前辈之短,这才侥幸获得了前辈的认可。  如果前辈一上来就用全力攻击。  晚辈肯定抵挡不住。  与其说是晚辈胜了,倒不如说是前辈爱惜晚辈。  ”
听着唐三地话,牛皋一愣一愣的,原本郁闷的心情舒缓了许多。  笑道:“好小子,你倒是会说话。  以前我可不记得昊天宗有像你这么会说话的子弟。  ”
这一下,牛奔再也忍耐不住了,脸色一变,“爸,他是昊天宗的人?您……”
“住口。  ”牛皋瞪了儿子一眼,“他虽然是昊天宗的人,但是我已经答应过他。  我们与昊天宗之间的恩怨从此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是你泰坦伯伯带来的,以后就是我们御之一族地朋友。  ”
牛奔听着父亲的话有些发愣,他可是知道自己父亲对昊天宗的怨念有多深的,眼前这青年竟然能够令父亲放弃那份怨念,肯定不只是泰坦出面的原因。
牛皋又和泰坦干了一碗酒,问道:“老泰坦,仔细说说你们那个什么唐门吧。  ”
泰坦点了点头,道:“我们这唐门。  就成立在我力之一族地府邸。  主要是制造一种名为暗器的特殊武器。  用来贩卖和增强自身的实力。  我们力之一族以铸造闻名。  少主带来一些绝佳的设计。  如果能大批量生产地话。  就可以对低等级魂师产生很大的杀伤性。  一旦成功,那么。  我们铸造界也不回像现在这样地位低下。  处理适宜,甚至可以威胁到武魂殿。  ”
“能够对魂师产生威胁的特殊武器?”牛皋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泰坦。  他并不是怀疑泰坦的话,他相信自己这位好兄弟不会无的放矢。  可从理智上他又很难相信这是事实。
唐三从怀中摸出诸葛神弩,正所谓百闻不如一见,再多的讲述也不如真实的展示唐门暗器地威力。
在众人的注视下,铿锵的机括声中,唐三已经将诸葛神弩机璜上好。
“前辈,可否请您用武魂抵挡?这样您应该能够最真实的感受到它的威力。  ”
看着唐三手中那不大的黑匣子,牛皋对泰坦的说法更多了几分怀疑,就凭这么小的东西就能对付魂师?
泰坦道:“老犀牛,千万不要小看这东西。  在一定范围内,它地杀伤力是相当强悍地。  我曾经试过。  实在令人赞叹。  四十级以下魂师很难抵挡,就算超过了四十级,如果没有及时施展防御技能的话,被杀掉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七宝琉璃宗你知道吧。  他们与蓝电霸王龙家族同时遇袭。  最后七宝琉璃宗直系宗门弟子大部分得以保全,并不是袭击他们地人手下留情,也不是袭击他们的人不如针对蓝电霸王龙家族的高手少。  而就是因为以这件诸葛神弩的武器起到了重要作用。  就是凭借着上百架这种暗器,才挡住了偷袭者潮水般的攻击。  ”
牛皋大吃一惊,“你说真的?”
泰坦指指唐三手中的诸葛神弩,“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  ”
牛皋不再犹豫,立刻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魂,他那可怜的上衣又一次被极其强壮的防御撑破。  身上第一、第二、第三三个魂环同时亮起,全身产生出那宛如板甲一般的黑色角质层呈现块状密布于身上。
“来吧,小子。  我现在的防御力就算是五十级魂师的全力防御也不过如此。  ”
“前辈,小心了。  ”唐三低喝一声,按动了诸葛神弩发射的按钮。
如此近的距离,几乎没有人看清楚诸葛神弩喷射时的样子。  只见一片虚影闪过,一连串的噗噗声已经出现在牛皋胸前。
十六根弩箭毫无例外的反弹而回,唐三伸手一招,利用控鹤擒龙将弩箭收回掌握之中。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牛皋胸口处,只见他那厚实的防御板甲留下了整齐的十六个白痕,每个痕迹都深约半寸左右。
唐三忍不住赞叹道:“前辈,好防御力。  ”
牛皋咧了咧嘴,用手揉了揉胸前的痕迹,板甲奇迹般的快速愈合了,“有点疼。  老猩猩,你没夸大。  这要是四十级以下的魂师,绝对抵挡不住。  这么小的东西,怎么会产生如此之大的威力?真令人难以相信啊!等你们唐门成立了,回头也卖我一批。  我们御之一族一直都欠缺攻击力。  这玩意儿不错。  ”
泰坦哈哈一笑,“这还只是嘴普通的,还有更厉害的呢。  真正的极品暗器,就算是魂圣级别的强者也未必抵挡的住。  你要买也可以,我就做主了,给你个成本价。  少主,咱们这诸葛神弩的成本价多少钱?”
唐三想了想,道:“就算六十个金魂币吧。  ”
“这么贵?”牛皋瞪大了眼睛看着唐三,要知道,他整个家族从事建筑设计、制造,一个月的收入也不过是几百金魂币而已。  并不是每个宗族都像七宝琉璃宗那么有钱的。
唐三开出的价格还真不算高,诸葛神弩实际的成本价格大约在三十个金魂币以内,但要算上人工价以及弩箭上淬毒还有其他费用,六十个金魂币确实是成本价了。
当初唐三卖给七宝琉璃宗的时候,是全套五百个金魂币,这一套暗器中,最主要的就是诸葛神弩。  还有袖箭、含沙射影、紧背低头弩等等。  总体成本价也不超过二百金魂币。
唐三呵呵一笑,道:“这诸葛神弩是用铁精铸造而成,需要极高的工艺。  弩箭本身淬毒,如果不是您胸口的那层角质层,恐怕已经中毒了。  待会儿还要麻烦您去仔细清洗一下。  每一架诸葛神弩的成本确实要六十个金魂币。  如果是对外卖,大概在一百五十个金魂币以上。  ”
牛皋看看唐三,再看看泰坦,“你们怎么不去抢?我们御之一族一个月的收入也买不了几个这玩意儿。  ”
泰坦眼含深意的看了牛皋一眼,“所以说,我们唐门钱途无量啊!既不会出现在矛盾中心,又能有一定的收益。  身在相对安全的天斗城之中。  静观外界变化。  ”

评论
推荐链接